研究成果
智库成果
学习强国
邹统钎:不断前涌的休闲浪潮——《北京休闲发展报告》序
来源: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 日期:2021-04-21 浏览次数: 字号:[ ]

正当全世界人民一路狂奔,一场前所未有的COVID-19庚子大疫,导致世界停摆。这也许是上苍让灵魂跟上我们奔跑的躯体。人们开始考虑工作与休闲的平衡,开始思考休闲的深层意义。

尽管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认为“我们全部生活的目的应是操持闲暇”,“人类天赋具有求取勤劳服务的同时又愿获得安闲的优良本性”。但休闲在古代社会仅是统治阶级的“特权”,古希腊时代背景和文化环境下所衍生出的“闲暇”观念带有明显的贵族特性。如今休闲已成为一种普遍的权力,为更多的普通民众所享有,亦如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英国作家迪斯累里指出财富的增长和闲暇的增加是人类文明的两大杠杆。随着时代的发展,财富似乎增加了,休闲却停滞不前。专家一直预言机械化和自动化的发展将大量替代人工劳动, 人们的工作强度和工作时间将不断下降, 可自由支配的休闲时间会越来越多。上世纪末《时代周刊》也曾预言:新技术和其它一些趋势可以让人把生命中的50 %的时间用于休闲。现实却是体力劳动确实减少了,可惜人们劳动时间却越来越长。风靡一时也颇受争议的《后浪》说“你们拥有了,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但是很可惜,真正后浪们有多少人能摆脱学业工作,去享受跳伞、出国旅游、极限运动、LO装汉服和五花八门的精致生活?当今的后浪们没有了白领、精英的光环,反而常常被贴上房奴、屌丝、单身狗的标签,过着加班、蜗居、熬夜的生活。

霍布斯说过“休闲是哲学之母(Leisure is the mother of philosophy)”。高水平的哲学思考源自休闲。亚里士多德认为休闲是人类实现美德的路径,美德是一种生活方式,来自于对人生和历史的沉思,而唯有在休闲的境遇内人才能实现美德。有些忙碌时被迫的,有些忙碌是自选的。休闲作为一种生活方式,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你的选择,很多人没有休闲,因为你选择了忙碌的生活方式,而且这种生活方式未必带来你的长久的幸福。过度忙碌反而不利于时代精品的诞生。精品的产生往往有路径依赖特征,需要长期积累而成。慢工出细活,生活节奏太快了,竞争过度,速度过快导致精品的缺失。

休闲首先需要时间,也需要金钱。怎样争取更多的休闲时间?不折腾,简约化,善取舍是必由之路。中国2000年初提出的不折腾(make no Z-turns)就是对休闲思想的伟大贡献。大多数人除非饥寒交迫,很多过度忙碌是无效的,“让子弹飞一会”,“步子大了容易扯着蛋”,这些话是有道理的。很多看似危机的事,快速反应没有好处,因为它可能自行消失。这个时代太多的人假装很忙碌,更多的人,为了减少自己的焦虑,学着同别人一样忙碌。很多忙碌,其实就是折腾。欧美国家花好几年时间建一栋房子,但一旦建成能用几百年,而且成为文化遗产与旅游景观,而我们建栋房子一两个月,不到70年就报废。挖沟填沟式的GDP增长并没有给我们带来财富与闲暇。

经济学家梭罗说“有时间改善自己灵魂资产的人享有真正的闲暇之乐”。世界休闲组织的信条就是“优选的休闲体验将提高你终生的生活质量(well selected leisure experiences improve quality of life for all – from childhood to later life)”。不知休闲的人没有活明白,辛苦劳作究竟是为了什么?歌德说的好:“人生的路,走走停停是一种闲适,边走边看是一种优雅,边走边忘,是一种豁达。何必把自己逼得那么累,埋着头赶路,路到尽头,却错过了乐趣,错过了精彩。不如一边追求,一边享受。看过的风景多了,遇见的人,经历的事,总有一些不愿想起,边走边忘,让美好储存,把颓废清空,人生的桌面上,只有幸福。”乐活(LOHAS)族早就指出人一出生就走向死亡,既然走向死亡,何必那么匆匆忙忙? 慢下来就是一种聪明的休闲方式。

中国休闲文化博大精深,古代的曲水流觞,现代的超级女声,均表现了中国休闲的智慧。以往休闲北京贵族化、上海中产化、成都平民化。目前休闲成为全民获得感的标志。中国休闲有地域之别:上海人爱喝咖啡,北京人爱听戏,广东人爱泡茶,四川人爱打麻将。专业的休闲需要有特定的文化空间,专业的休闲有高尚的嗜好。成都休闲的标准动作是掏耳朵、打麻将、吃火锅、摆龙门阵。在老北京,一提起休闲,人们往往会联想起八旗子弟、老炮儿、胡同串子、提笼架鸟、斗蛐蛐、串珠、把玩、收藏、唱京剧、说书、广场舞。提到上海,典型的休闲有老克腊一族,唱唱得一口字正腔圆的英文老歌,太平门饭店跳舞等等。扬州则有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的闲适生活。杭州打造“世界休闲之都”,发展“杭州菜”、“杭州女装”、“自助茶馆”、“休闲图书超市”等业态,打造丝绸之府、女装之都、中国茶都,构建集运动、休闲、养生、度假于一体的休闲方式。全国各地都在打造各种休闲之都,比如“东方休闲之都” 杭州、“田园城市”成都、“休闲度假之都”厦门、“蓝色休闲之都”威海、“国际商务休闲之都”珠海、“绿色休闲之都”平谷、“运动休闲之都”香港、“世界旅游休闲中心”澳门等等。

中国休闲也有时代之分:秦朝博戏、击剑、狩猎、角抵;汉代喜好蹴鞠、斗鸡、傀儡戏、六博、藏钩等;唐代休闲可分为身心恢复型,如百戏(歌舞戏和杂技),和身心发展型,如园艺类、体育运动类和旅游活动类;宋代人爱斗茶、蹴鞠;元代人骑射、打马球、爱打秋千、顶针续麻、蹴鞠、斗鸡、藏阄、投壶等;明代人斗鸡、斗促织、蹴鞠、掉城戏、走马等。

中国休闲者往往有文化、有品位、比较另类。休闲无论专业还是业余都很讲究。专业玩家爱珍稀:收藏、养鸽;中庸玩家喜宠物:喵星人、铲屎官;业余玩家弄花鸟虫鱼:养花养草、种肉肉。休闲也有年纪之分:老年玩收藏、艺术;中年玩康养;青年爱游戏喜运动。休闲是一种社交活动,很多生意就是在麻将桌、高尔夫球场、跑马场、赌场、酒吧茶室谈成的。休闲也是个产业,爱收藏,古玩就是产业,爱斗蛐蛐养蛐蛐便是产业,爱登山,登山装备便做成了产业。

老北京休闲之风由来已久,多为贵族特有。为人经常在嘴边念叨的是八旗子弟。八旗子弟给北京的休闲文化还真留下了一些文化遗产。老舍先生说八旗子弟“有钱的真讲究, 没钱的穷讲究”。他们发明与活化了鸽铃,风筝,鼻烟壶儿,蟋蟀罐子,鸟儿笼子,兔儿爷之类。老北京的休闲活动丰富多彩。清人余洪年在他的《舟中札记》中,罗列了“三十六种行事”:远足、弹琴、读书、垂钓、赏月、看花、饮酒、吟诗、会友、策马、乘车、游山、玩水、闲谈、独唱、击筑、拍板、临池、绘画、听曲、围棋、餐英、品茗、泛舟、捕鸟、捶鼓、踏青、游园、省亲、夜宴、玩玉、投壶、猜谜、讴歌、观灯、习武。精彩纷呈,全国无地可及。清晨遛鸟,早间茶楼,晚来戏楼书社,古玩收藏,北京生活带着重重的八旗休闲意味。玩物未必都丧志,自从最注重声色犬马的明清时期把都城定在北京,北京文化中更充满了消遣和多样化的特点——从长远的观点来看,以人为本的生活方式不仅使人从天子脚下儒家的自我压制中释放出来,对民间文化状态和城市欣赏趣味的形成更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近20年,北京市居民时间休闲消费时间并没有增加,反而有所下降。现如今时髦的休闲活动林林种种,青年人喜好半马、中超、吃鸡;老年人热爱广场舞。时尚的休闲场所琳琅满目,会所、小院、德云社、大悦城、798、蓝色港湾、南锣鼓巷、北海后海;乡村休闲成为最新时尚,古北水镇、山里寒舍、国奥乡居·长城别院、山楂小院、蓝帕小镇、桃源深处等。

北京的休闲达人,常称为“爷”。诸如“牛爷”、“板爷”、“后海八爷”、“二环十三郎”。“爷”需要“拿得起”、“放得下”。只是拿得起放不下的,“每天出门都得扮上”的未必爷,就是街边撸串也要板直了腰,这叫“范儿”。

现代休闲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休闲与工作边界模糊化,休闲时间零碎化;线上休闲成为青年的主流,非工作的时间绝大多数是在玩手机;康养休闲成为中老年的方向,亲子休闲、研学旅游蔚然成风。当然,最好的休闲是工作变成了休闲,最积极的休闲是在工作中寻找休闲。

提高人民的幸福度需要高质量的休闲,这需要政府推动与社会名流的引领。安娜公爵夫人1840年推广英式“下午茶”,每天下午四到五点、放松身心和恢复活力的饮茶活动。它不止成为一种时尚、一种文化,就像中国人发明的睡午觉一样,大大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如果领导与名流都天天“白加黑”、“007”,国民也难有幸福可言。唐代士人的户外休闲活动丰富,户外休闲活动调节心情,陶冶情操,因此文化也十分繁荣。社会环境的稳定宽松、皇帝的提倡、经济补贴政策以及士人有钱有闲使户外休闲活动盛行。休闲似乎与经济正相关,但还是与文化传统更密切相关。比如地中海沿岸的国家与地区,未必见得经济上世界领先,但休闲蔚然成风。一杯啤酒一碟干果就能在太阳下酒吧间坐半天。北京也缺休闲“老炮儿”、“顽主”,如马未都、王朔之类。只有当老百姓都认识到休闲是幸福的源泉时,北京休闲的春天才真正到来了。

北京平谷承办2020世界休闲大会,从政府层面开启对休闲的引导,为我国休闲发展开辟了新风尚。平谷休闲文化由来已久,桃文化至少可以追溯到距今1780年的北魏。桃是康养长寿的象征,桃花也是情的象征,桃木有镇灾避邪之功效。平谷就是历朝历代人们休闲向往的桃花源。山水平谷是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森林城市、花果田园与人文圣地,创造了SARS、COVID-19无一感染的奇迹。平谷十里桃花三生三世,是追求,是梦想,是自由,是向往。

《北京休闲发展报告》是北京休闲研究的一个里程碑,将为北京休闲发展提供一个工具箱,为世界休闲发展提供中国案例。由于研究团队见识有限与时间仓促,研究报告还有诸多亟待完善之处,诚请批评指正!

202071日星期三于北京


智库成果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